中文ENGLISH      
产品搜索:
首 页     |     关于我们     |     产品中心     |     新闻中心     |     招商加盟     |     供求信息     |     服务支持     |     人才招聘     |     下载中心     |     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新闻详细
电改解读:中国将有序步入分布式新能源时代
 

            
      近期中央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文件(中发[2015]第9号,以下简称9号文),拉开中国电力体制改第二波的序幕。中国电改历史,漫长而艰难。电改第一波是2012年中央发布《关于印发电力体制改革方案的通知》(5号文),提出“厂网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开、竞价上网”的改革方针。十三年过去,这个改革方针只完成了前一半。即使对这一半的改革,业界一致认为不彻底。厂网虽分开,但在发电侧展开竞争的初衷并没有实现。主辅分离更不彻底。改革的最大阻力来自于电网和其相关利益集团,步步为艰。一句话,第一波电改:不彻底、不坚决、没触动核心。

     电改的第二波势必进入攻坚阶段。纵观9号文,电改的改革方针是,“管住中间、放开两头”。有序放开输配以外的竞争性环节电价,有序向社会资本放开配售电业务,有序放开公益性和调节性以外的发用电计划,推进交易机构相对独立。一句话概括:缩小电网在电力产业链中的控制范围,回归其输配电的本职,开放电网公平接入,打开中国分布式新能源的发展空间。

中国落后的电力体制不适应新能源的发展和应用

      目前电网垄断了中国电力工业除发电外的,输电、配电和供电整个环节,独享覆盖中国国境具有完全自然垄断属性的高压输电、中低压配电网络资源。作为单一购电方向发电厂买电,作为单一卖电方向终端用户售电。电网对于分布式新能源的压制在于并网接入和发电输出。

       无论是光伏、还是风电,任何新能源项目最终的投资收益途径是依靠发电。发电使用有两种途径:1.自发自用2.出售给电网。这两种收益途径的前提就是并网接入。即使新能源电站建成并网后,发电能否输出给用电客户,仍然存在不确定性。国内大型光伏/风力电站,弃光、弃风,时有发生。并网和输出的受限极大地遏制了民间资本对光伏等新能源电站投资的积极性。
      
      并网难和输出难的官方解释是由于电网安全问题,实质上是利益分配问题。并网侵犯了电网的垄断利益,新能源自发自用一度电直接导致电网减少一度电的价差收入。所以电网对于可再生能源并网的积极性不高。而利益问题的根源又在于体制。在目前的电力体制下,电网是电力市场上唯一的买方(针对发电厂)和卖方(针对用户)。垂直一体化垄断了输电、配电、售电的电网体制正是症结所在。分布式新能源侵犯了电网对于售电的垄断,给了用户更多的自主用电选择权;侵犯了电网对于配电的垄断,需要将新能源发电接入配电网。
      
      分布式新能源在国内所遭遇的所有问题的原罪是中国落后的电力体质不适应新能源的发展和应用。虽然在国家出面协调下,电网出台了接纳分布式能源并网的政策,态度转变值得肯定。但是不进行电力体制改革,就从根本上解决不了电网对于新能源冲击其售电垄断利益的排斥,电网不可能真心接纳新能源并网。国家光从行政上施压不可能解决问题。电网虽然妥协而改变了政策,但是僵化的电力体制并没有改变,从根本上决定了电网没有接纳新能源的主观能动性。只有打破旧体系才能解放新能源。开放电网公平接入打开国内新能源市场。 

        9号文明确,“改革和规范电网企业运营模式。电网企业不再以上网和销售电价价差作为主要收入来源,按照政府核定的输配电价收取过网费”。“改变电网企业集电力输送、电力统购统销、调度交易为一体的状况,电网企业主要从事电网投资运行、电力传输配送,负责电网系统安全,保障电网公平无歧视开放”。也就是说,今后电网的收益主要来自于输配电过网费,而不是售电价差。新能源并网和输出,电网也能收到过网费。新能源的发电不再冲击电网的售电业务。从根本上解决了电网对于新能源冲击其原来售电垄断利益的排斥。电网就好比是一条高速公路,原来它不仅垄断了公路,还垄断了这条高速公路上的所有车辆的运营,造成公路两端的发电厂和用电客户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电改就是让电网以后只收高速公路的过路费,不再参与公路上车辆的运营。你煤电水电的大卡车可以跑,我光伏风电的小客车也可以运。“逐步打破垄断、有序放开竞争性业务,实现供应多元化,促进公平竞争、促进节能环保”。有效解决了“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发电无歧视、无障碍上网问题”。从这个意义上来说,9号文如果早发两年,国内新能源行业的命运不会如此悲催。

分布式新能源的发展将反过来促进电改的深入

        每次新能源系统的出现都会极大地改变人们的生产和生活,催生出新的经济模式和社会关系,而分布式新能源也不例外。可再生能源发展所带来的能源民主化,将形成水平分布和网络扩散式的合作性能源开发与使用架构,从而改变电力产业格局,使其向扁平化方向发展。
    
     9号文明确指出,“建立市场主体准入和退出机制。根据放开售电侧市场的要求和各地实际情况,科学界定符合技术、安全、环保、节能和社会责任要求的售电主体准入条件”。“允许拥有分布式电源的用户或微网系统参与电力交易”,“全面放开用户侧分布式电源市场。积极开展分布式电源项目的各类试点和示范。放开用户侧分布式电源建设,支持企业、机构、社区和家庭根据各自条件,因地制宜投资建设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发电以及燃气“热电冷”联产等各类分布式电源,准许接入各电压等级的配电网络和终端用电系统。鼓励专业化能源服务公司与用户合作或以合同能源管理模式建设分布式电源“。这些规定,为分布式光伏电站的业主进入电力零售市场,提供了政策上的可能性。屋顶的分布式光伏电站如果足够大,发电业主消纳不完的情况下,业主可以考虑将多余电力卖给他的邻居或者周边工厂。

      和传统能源不同的是,分布式新能源将实现“人人开发能源、人人控制能源、人人享有能源、人人获益能源,人人成为能源的主人”的目标成为可能,打开了能源民主化的大门。当每个人都可以生产能源,都可以销售能源,都可以进入能源市场的时候,原有的高密度资本的能源开发门槛和高度集中的能源控制体系将不复存在。各种电力来源只要满足并网技术标准就能够被平等的对待和接入,每个人在家生产的电力可以向大家分享销售。原本垄断的电网将被迫不断开放、透明,成为交易平台。这就反过来推动电改的深入进行。形成一个良性循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没有最近三年以来,以光伏、风电为代表的分布式新能源在国内能源市场的左冲右突,电改的9号文件估计还要推迟。

结语

     可以预计,如果9号文件能够落实到位,伴随电改的深入,电网的垄断业务与竞争性业务分离,电力调度机构与盈利主体分离。通过政策法规,让供电企业强制生产一定份额的新能源电力,让电力用户优先使用可再生新能源电力。实现电网对于分布式新能源的公平开放、公平接入,给可再生新能源营造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国内分布式新能源必将有序入新的时代。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Copyright 2009 © 深圳市泛亚动力技术有限公司. 粤ICP备08113256号